跳到主要內容區塊

公園路燈工程管理處

系列一:賞鳥情報

即時報導-草上飛-東方澤鷂

草上飛-東方澤鷂東方澤鷂

學名:Circus spilonotus (Kaup,1847)

別名:東方澤鵟、白腹鷂

英名:Eastern Marsh Harrier

你知道臺灣有34種日行性猛禽嗎?除了8種在臺灣繁殖,整年都有機會見到以外,多數種類其實是在更高緯度的東北亞繁殖,冬天南下才出現在臺灣。進入秋天後,因為北方溫度降低甚至下雪,賴以維生的獵物如爬蟲類進入冬眠,昆蟲利用蛹或卵越冬,小型哺乳類也躲藏起來,難以找到食物的情況下,只好往較溫暖的南方遷移。其中有些只是路過臺灣,往更南方的菲律賓飛去;有些則停留在臺灣,等待春天來臨再回到北方的居住地;也有些是因為迷路或其牠因素才偶然出現。這些遠道而來的稀客,只有在特定的時候才有機會見到。

這些猛禽有大有小,最大的禿鷲展翼可達250公分,最小的日本松雀鷹,翼展未達60公分,只有鴿子般大小。本文介紹的「東方澤鷂」就屬於稀有的遷移性猛禽,只有在遷移的季節以及冬天才能見到牠們的身影。雖然在臺北市出現的數量不多,過去在北投及五股等平原地帶,每年冬季都有穩定出現的個體。近年在特定的棲地,如關渡及華江橋等濕地與河濱公園等也仍有許多記錄。

大多數的鳥類屬於雜食性,除了吃體型較小的動物、昆蟲以外,也會吃花蜜、果實、種子等植物。完全以肉食性為主,專門捕捉其牠動物為食的鳥類,大家一定會先想到「老鷹」。「老鷹」其實只是俗稱,指的是隼形目的鳥類,專門捕捉其牠動物為食,完全不吃素。由於牠們以日間活動為主,正式的名稱為「日行性猛禽」。

猛禽是鳥類中的王者,體型較其牠鳥類壯碩,目光銳利,在空中遨翔的姿態自古以來即受人注目。居住在猛禽重要繁殖地的民族,如蒙古與女真人等,常可以看見猛禽盤旋大草原上的英姿,牠們所信奉「薩滿教」中的第一位神祇,就由鷹魂化身而來。東方澤鷂就是來自蒙古及中國東北的草原性猛禽,擅長在草地上低飛搜尋,捕捉老鼠等小型哺乳類以及鳥類為食。

澤鷂分布在歐亞大陸的北方,但在大陸東西側的族群,型態上有些差異,過去被認為是2個亞種。近年來的分類多將2族群區分為獨立種,約以西伯利亞的貝加爾湖為界,西側的種類為「西方澤鷂」;東側至中國沿海與日本,在臺灣可見的這種就叫做「東方澤鷂」。

東方澤鷂與其牠猛禽不同之處,是牠並不是停棲在高處,或是盤旋在高空。而是低飛巡弋在短草的環境上覓食,包括草原、水澤及濕地等。牠在臺北出現的河濱公園或是關渡濕地都是屬於這類環境,臺灣西部平原或濱海的濕地也有一些族群留下度冬。有些地方的居民以臺語稱牠們為「草埔鷹」,就是形容此種類在草原活動的習性。除了覓食以外,東方澤鷂休息以及繁殖也都是在地面進行。巢築於地面,每巢可產4~5枚卵,但是由於食物資源不一定足夠,孵化的幼鷂通常只有2~3隻可以順利離巢。離巢不久的幼鷂很快就面臨北國的冬季,第一年就必須與父母一樣,進行長程的遷移到南方度冬。

東方澤鷂還有另一樣特別之處,就是牠們一家人(雄鳥、雌鳥及幼鳥)的外型長相不同。雄鳥大致為黑白兩色,腹面全白,頭部及背部黑色。雌鳥背面為褐色,腹面淡色有夾雜褐色綜紋。幼鳥大致為咖啡色,頭、胸部及背部夾雜白色斑塊。但東方澤鷂在日本的族群也有不一樣的顏色,此族群雌雄顏色相似,都是以褐色為主。目前也還無法確定日本的族群是否有遷移到臺灣,我們看到的東方澤鷂個體顏色又十分多樣,辨識上相當令人頭疼。

在俄羅斯的繁殖地,澤鷂有8成的食物是來自各種鼠類,另外2成來自於鳥類。在臺灣冬季偶可以見到牠們衝進水鳥群的景象,如獅子衝進羚羊群一般捕捉最衰弱的個體。但最常見的仍是牠們在草地上御風飛行,發現鼠類活動立刻飛撲而下的身影,對於臺灣鼠害的抑制,牠們也幫上了忙。但秋冬正是臺灣投放滅鼠藥的季節,澤鷂有可能捕捉中毒的老鼠而受到毒害。加上牠們棲息的濕地及草原地區,在各國都面臨了人類的開發壓力,所以牠們的族群數量受到極大的威脅。過去臺灣平原地區常見的冬候鳥族群,在日漸開發後,東方澤鷂已屬於不常見的稀有鳥類。保護濕地的意識近年已漸漸抬頭,臺北市北投、關渡及許多河濱公園仍有保存良好的棲地,可以欣賞到一些個體度冬。雁鴨來臨的冬季,不妨在附近等待一陣子,也許能看到東方澤鷂在寒風中輕巧滑過的鷹姿呢。